2024-07-17

慕尼黑西園的初夏,Mollsee湖邊藏著一座“啤酒花園”。 曾有人說,公園是城市的一道特殊思考題。

進入21世紀以來,公園規劃運營過程中如何處理城市人群需求、城市生態環境與城市發展三者之間的關系,急需探索新的發展范式。九宮格

記者 彭德倩

5月1日,上海城區面積最大的免費公園——世紀公園正式迎來拆墻透綠后首個24小時開放日。

最新數據顯示,整個五一假期,上海全市公園共接待游客530萬余人次,同比增長7.69%。

當越來越多人愛上逛公園,公園還能玩出什么“花樣經”——如何更好地激活其公共屬性,通過靈活高效的空間功能轉換,為市民帶來全員化的運動場地、全方位的社會服務供給?世界范圍內,各有探索與創新。

公園布局“兩軸多點”成為區域發展引擎

東西方都有幾千年的造園史,但作為“新型都市裝置”的城市公園卻遲至19世紀才在西方建立起來,并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紀之內遍布全球。與服務于少數權貴的傳統園林不同,公共屬性從一開始就是城市公園建設的最顯著特征。

慕尼黑在利用這一公共屬性助力城市發展、提高城市競爭力方面有不少成功實踐。

作為德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慕尼黑近年來連續在“世界宜居城市”和“可持續發展城市”評比中名列前茅,很大程度得益于其高質量的城市環境品質和公共服務水平,其市域范圍內系統、完整、優質的城市公園建設功不可沒——它們不但是城市景觀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還參與了提高城市生活質量和城市治理水平、引導城市發展的重要功能,如同一個個區域發展引擎,帶動片區發展。

慕尼黑遍布全域的公園及公共綠地網絡與城市緊密銜接,城市綠量持續提高——至2020年全市人均占有公共綠地15.6平方米,提供了均等、優質的公共空間和社會服務基礎網絡。

梳理慕尼黑城1對1教學市公園網絡,可以將其概括為3個層級。

一是市級公園,服務于整座城市的全體市民,面積大多在幾十至數百公頃之間,并擁有優美的自然風貌和多樣的運動及文化設施,可充分滿足大眾多樣化的公共活動需求。

二是社區公園,一般服務于城市內某一區域或社區組團,為居民提供多種文化娛樂活動場所,如運動場、游樂場、泳池、社區花園、溜冰場、露天劇場等,其配套服務設施較為齊全、規模中等(從幾公頃到十幾公頃),并基于區位環境特點而呈現出不同的風貌——不但自然優美,還常包含散步道、野餐區、觀景點和環境教育場地等,是區域公共活動的中心。

三是鄰里公園,面積較小,見縫插針地融入街區建筑的房前屋后,為居民提供小范圍的休閑場所和日常公共服務,例如餐廳、花圃、兒童游戲場、草地、幼兒園、乒乓球臺和垃圾回收處等,提高了附近居民的生活質量。九宮格

從縱向來看,慕尼黑城市公園功能鮮明、類型多樣。除了傳統的景觀公園外,還有日益紅火的運動公園和歷史文化公園。

如今,豐富多樣的體育運動設施和場地是慕尼黑城市公園的一大特色,幾乎遍布全市每個公園綠地之中,甚至成為很多公園的主要功能之一。其中,奧林匹克公園是在1972年夏季奧運會場地的基礎上改建的大型體育公園,為全城提供重要的體育、文化、社會和宗教活動與節慶場地。

與此同時,作為歐洲最早開放王室私園的城市之一,一批歷史悠久、保存完好的公園為慕尼黑增添了豐厚九宮格的人文底蘊。例如始建于1664年的寧芬堡宮(夏宮)曾是歐洲著名的皇家宮殿,其皇宮花園最初是典型的巴洛克風格,1800年部分改建為自然風景園;位于老城中心的豪芬花園原是巴伐利亞選帝侯的王宮花園,至今仍保留著法國巴洛克風格的建筑和園林;還有南北老墓園、新舊植物園等,都是慕尼黑重要的歷史文化公共空間,每年吸引來自世界各國的大量訪客。

作為公園系統基礎骨架的市級公園集中于主城區,是慕尼黑城市公園的精華和最具魅力的代表,其分布呈現出“兩軸多點”的形態特征——“生態軸”為沿伊薩河縱貫市區的生態主廊道,是慕尼黑面積最大、最為連貫的公園帶,包括英國花園、馬克西姆花園、伊薩河濱水綠地、動物園等重要的大型城市公園綠地,也是深受市民喜愛的公共休閑空間,充分反映了自然要素對城市公園分布的影響;“歷史軸”由起點為慕尼黑老城并向西橫向發展的系列皇家林苑組成,包括王宮花園、老城墻遺址綠環、皇家植物園、鹿苑(狩獵場)和寧芬堡宮等,這些擁有200余年歷史的皇家園林是慕尼黑獨特的歷史人文要素在城市公園系統中的典型代表。

此外,二戰后城市在北、西、東3個城區分別修建了大型城市公園(奧林匹克公園、西園、東園)來補充公園主體框架的不足,是城市發展戰略對原有城市公園基礎骨架空間調控的反映。

兩個多世紀持續發展形成的三級公園體系全方位融入了慕尼黑的城市基底,不但實現了物質空間層面的交融,而且承載了大量豐富的社會、文化功能,成為提升慕尼黑城市綜合競爭力的有效途徑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慕尼黑城市公園具有用途多樣、靈活轉變的特征,不但建有全年可用的常規運動設施和場地,還普遍根據季節或城市發展的需要靈活轉換公園內的場地功能,舉辦各種文娛活動來吸引公眾參與,豐富城市生活。例如,包括西園和雷姆公園等在內的很多公園中,緩丘草地在夏天是燒烤區、運動場或休閑區,到了冬天就變成平底雪橇滑道。

城市與自然保護地

和諧相處的“圓舞曲”

有研究表明:預計到2030年,全球25%的自然保護地與城市(至少有5萬人口)的距離將縮小到15公里。自然保護地承受著越來越多來自城市擴張和土地利用變化的壓力和生態風險。

在城市社會經濟發展的現實需求以及既有建設現狀的局限下,如何更好地協調自然保護、城市開發建設、當地社區三者之間的沖突,實現生態、經濟、社會多方面的綜合效益?

2012年開放的法國卡朗格國家公園交出了令人激動的答卷——自然與城市的關系從沖突到合作共贏,這首和諧共處的“圓舞曲”,頗為動聽。

2006年法國實行國家公園體制改革,出臺《關于國家公園、自然海岸公園和區域自然公園的第2006-436號法令》(簡稱《2006法令》),其中提出的“生態共同體理念”強調應充分認識到國家公園與周邊地區在生態、社會上的相互依存關系,并促進國家公園與周邊地區在互惠基礎上展開合作。

卡朗格國家公園是法國第一個完全按照《2006法令》規定創建的國家公園,是實行“生態共同體”理念的先行者。

公園位于艾克斯—馬賽—普羅旺斯大都市區內,以保護天然巖石峽灣群的景觀價值、非凡的生物多樣性和文化遺產著稱,屬于典型的城市自然保護地。

卡朗格國家公園創立之初,其距離城市過近一直是被質疑是否適宜作為國家公園并得到有效保護的主要因素。在此背景下,卡朗格國家公園從2010年開始了致力于國家公園與城市共贏的“城市—自然界面”規劃管理探索并持續至今。

卡朗格國家公園創建目標之一就是“為城市更新提供機會”,它的規劃管理中包括三點核心內容。一是結合工業污染等歷史遺留問題和現行的城市規劃,識別生態環境保護的風險并進行控制或生態恢復。二是探討綠色產業植入的潛力,賦予合適的功能,提高土地利用率。三是明確進入國家公園的交通方式和入口處理形式。

例如,公園邊緣區域布置綿羊養殖場、葡萄種植地等,既能滿足社區的經濟發展訴求,也形成控制火災的緩沖帶和隔離帶,避免火勢蔓延。

同時,卡朗格國家公園充分利用“城市—自然界面”的厚度,塑造多樣的自然體驗空間,使人們無須深入國家公園便可享受自然,疏解國家公園核心區的游憩壓力。

游憩主要有兩種方式:依托“城市—自然界面”上的運河串聯形成城市公園網絡;建設連接城市和國家公園的城郊環形徒步道。

后者充分發揮公園內自然資源與城市文化遺跡兼備、景觀空間類型多樣、城市眺望景觀見證資源豐富等特點,依托現有道時租會議路,以環形線路串聯而成,主要服務于周邊社區居民,游程在半日內居多。

最具代表性的項目是位于拉巴拉斯的工業景觀漫步環路,人們可以在此完成1.5至5小時的徒步旅行,沿途設有解說設施,讓游客了解國家公園北坡的工農業遺跡及動植物群,專設的眺望點可以引導游人從自然中觀察和理解城市特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